小编推荐

戴威乱投医 ofo强上链

网络
2018/5/20
[企迪网导读] 来源:品途网戴威还是年轻气盛,不愿意任人摆布,也学不…


来源:品途网

戴威还是年轻气盛,不愿意任人摆布,也学不会妥协。

电影《至暗时刻》中,丘吉尔坚决反对绥靖政策,为了给盟军争取时间撤离敦刻尔克,他不惜牺牲一部分英国军队。ofo 年轻的CEO戴威,在总部会议室这样描述自己的黑暗时刻:

“如果不想战斗到底,现在就可以离开,公司未来将保持独立,ofo的五位创始人将各自拥有该公司九人董事会中的一席。”

两周前,戴威与程维进行了一次谈话,他告诉程维,自己永远不会放弃。显然,ofo这是拒绝纳入滴滴的出行网络,滴滴则转而扶持了小蓝单车。ofo和摩拜的中场战事还未结束,新的对手又从背后透析。

戴威该怎么办?

“ofo最大的机会是如何区块链化,”耿直boy陈伟星说,“因为以我对出行行业和戴威本人的了解,第一,单纯出行行业,竞争过于激烈,而且门槛不够高,必须寻找出新的延展方向;第二,戴威是个有理想和非常聪明的90后CEO,他理解区块链并且多次和我交流ofo如何开始在区块链化,我也答应愿意投资。”

病急乱投医,戴威的确在探索利用区块链来解救ofo。

5月17日,ofo宣布成立区块链研究院,将在全球范围内应用区块链技术赋能大数据、物联网,解决共享单车运营痛点和城市治理难题。

区块链能救ofo?

陈伟星认为,区块链是一种全新的金融工具,可用于设计如何协调好消费者、劳动者、创造者、所有者和组织者之间的关系,可以创造性的设计激励他们的方式,而不是拘泥于传统的资产负债表与PE估值,以便于建立更好的生产关系。

区块链的确可以重构生产关系,通过token去激励和约束系统中的参与者。但关于ofo如何区块链化,究竟是否有具体可行方案,瓦斯财经(ID:pinduqukuailian)也求证了多位区块链行业专家。

亿书联合创始人赖双青认为,可以设计一套通证经济系统,当用户资金到了ofo账户后,ofo给用户返回token,而不是以质押的形式。因为token是可流动的,所以其价值就和用户绑定了,能促进用户参与度。对于那些故意破坏的人,链上所有参与者可以进行监督,若提供毁坏证据还可以得到奖励。

“停放问题,也许能通过token来规范,产生经济行为的激励和惩罚,但主要依赖于token价值”,lookbc区块链技术社区站长天佑对瓦斯财经(ID:pinduqukuailian)记者说到,“如果ofo 能骑行挖币,并且币可以在交易所流通,我百分百天天骑ofo ,他让我停哪儿我就停哪儿,不过这会带来一些作弊以及刷币等问题。”

如天佑所言,ofo真的在骑车挖矿上进行过尝试。

在新加坡,ofo小黄车与GSELab合作推出了“RIDE AND EARN”活动,用户在成功完成骑行后,将通过ofo新加坡app获得GSE的token。这些token可以用来交换ofo通行证,在未来的交易所兑换其他token。

但这并不是ofo的token,ofo也一再声明强调,坚决不ICO。因此,瓦斯财经(ID:pinduqukuailian)认为,如果ofo的token只能在内部流转,不与其他token打通,那对用户的激励作用将大打折扣。

lookbc区块链技术社区站长天佑还补充到,其实共享单车投放、调度、停放这些运营上的痛点,实际应该用大数据和机器学习来解决,区块链并不适合。区块链是解决数据层面的相关问题如数据是否篡改,是否唯一性,是否可追溯,是否可回归,是否安全等。维修方面是一个可以应用的场景,可以通过把维修数据化、流程化的方式来让维修不能作弊、造假。而对于城市治理这个大命题,除非token的价值最大化,否则依然没有场景落地。

Astar区块链实验室侯震也明确表示不是很看好ofo 区块链。他认为,区块链重构的是ofo、用户、供应商、政府街道等之间的关系。而造成共享单车乱停放、丢车、私有化等现象的根本原因是利益驱使和国民素质问题。通过激励机制来约束或激励用户规范化使用单车的想法是好的,但是token可以在链上发,行为却不能上链,很难定义和鉴定用户的不规范、不正当行为。积分token化,或通过token换月卡,很难调动用户积极性,这属于伪区块链。

如果说区块链不能解决ofo的运营管理难题,那埋伏在ofo与戴威间的六大问题则让他们更加岌岌可危。

ofo与戴威六大问

一问产品体验提升

有不少网友在网上纷纷表示ofo是所有共享单车里体验最差的。深圳一名ofo的用户谈到:

小黄车的找车体验实在太差了,有一次我外出办事,出了地铁后打算骑车去目的地,结果在深圳珠光地铁站附近找了7、8辆ofo共享单车,一半的号码被涂抹,无法找到密码,还有一半就是车胎没气,估计几个月没人维护了吧?

还有一位网友甚至说到,既然骑起来那么累,坏车又多,为什么不改良呢?改良有那么难吗?

融的钱难道不能改良一下车吗?非要让摩拜把自己逼破产?!每次想到这些的时候,我就会觉得ofo必败!

二问管理层动荡

ofo从创业至今,高层管理团队已几度更迭。创始团队缺乏管理经验,Uber系团队高调加入后,大部分被清洗出局。

滴滴系高管团队付强本是戴威亲自挖进来的,不过后来付强等直接被休假,据说是因为付强使用一票否决权按下戴威的很多业务扩张计划,并在董事会上反对ofo收购小蓝单车。戴威曾痛斥付强,“滴滴的人都给我离开ofo!”

关于ofo高层的各种争权吐槽、贪污腐败充斥着各大社交平台,试问高层忙于争权夺利,基层疲于站队,究竟有谁在认真解决出行问题呢?

三问股东关系

滴滴程维投资ofo本是为了完成“智慧交通”的愿景,实现自行车与公交、出租、专车等的整体出行生态大布局,而ofo需要保持公司独立、甩开对手。双方在运营管理上矛盾冲突不断。

戴威与程维不断撕脸,决裂,拒绝被收购,朱啸虎等股东更是看清形势,早早退场。

滴滴毕竟是ofo的大股东,大股东要往左,CEO想往右,又该听谁的,戴威又将如何协调与各方股东的关系?

四问财务盈收

今年1月,据腾讯《一线》报道,ofo当时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不到6亿人民币,若按照ofo每月4-5亿元的人员工资和运维等支出、以及持续流出的押金计算,ofo手上的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。且ofo仍欠供应商约25亿元人民币,亏空押金总额约30亿。

虽然后来ofo将单车资产,作为动产抵押给阿里旗下两家公司,从而获得17.7亿元借款,以解资金链紧张的燃眉之急。但依旧堵不上如此大的资金亏空。更何况共享单车烧钱大战是个无底洞,将最重要的资产交给了阿里,也意味着阿里的大手正紧握着ofo的咽喉,戴威的自主权再次被削弱。

失去单车后的ofo将如何实现去年许下的2018年盈利的承诺呢?

五问单车厮杀

眼下,摩拜已被收入美团点评囊中,作为美团战略布局的一枚棋子,摩拜的运营效率将进一步得到提升,也没有ofo的勾心斗角。

ofo已经将重要的资产抵押给了阿里,而阿里的右手上还握着哈罗单车,依阿里的作风,两者或能留一,面对不断被填满的市场以及激烈的竞争和张狂的欲望,戴威又将如何决胜呢?

六问戴威能力

自媒体人李成东曾表示,戴威还是太年轻,心比天高命比纸薄。有野心,没谋略,还欠缺执行力和管理能力,供应链贪腐,不能控制成本,提升效率,亏损严重。

另一位接近ofo高层的内部人士透也露,90后的戴威有点小孩子脾气,心气很高,容易意气用事,想把所有事情把控在手里,这很大程度决定了ofo的走向。

面对质疑,戴威又将如何提升管理能力,带领ofo继续战斗下去呢?

胡玮炜已经妥协了,戴威还在负隅顽抗,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苟延残喘?

版权声明

凡来源为企迪网的内容,其版权均属北京企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。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企迪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
打赏支持

5
5
10
20
50
80
100
其它金额
任意赏:

参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

    最新文章

    关闭

    快来扫描二维码,参与话题讨论吧!

    意见反馈
    意见反馈
    企迪网公众号 企迪网公众号
    小程序-企迪网plus 小程序-企迪网plus
   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