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利芬:我不是吃名人这口饭的

王利芬
财经天下
anna
2018/10/11
[企迪网导读] 王利芬 优米网创始人  王利芬一直活跃在公众视线里:…


王利芬 优米网创始人

  王利芬一直活跃在公众视线里:2000年她在央视创办高端谈话节目《对话》,2009年从央视辞职创办优米网,后来微博兴起,她成为微博上的大V。就在刚刚过去的2013年,她又凭借与江苏卫视合作的《赢在中国碧水蓝天间》这档节目试图向外证明,离开了央视的大平台,自己依然玩得转。

  只看王利芬的微博,会觉得她是一个鼓励无休止奋斗、贩卖心灵鸡汤的成功学导师;而观看她制作的电视节目时,又会觉得她是在靠商界名人资源吃饭,借助柳传志、马云、史玉柱这样的大佬来提升节目收视率。不过,当她真正坐在对面叙述自己的时候,王利芬会更加真实,也更加偏激。

  采访整理  方婷  编辑  张厚 

  2010年我离开央视的时候,很多人都在问我同一个问题,在央视我可以请到几乎所有商界大佬上节目,没有这个大平台,我是不是就玩不转了?《赢在中国碧水蓝天间》这档节目起码证明了一点,换个平台,我还是能够做到同样的事情。

  接着又有人说我就是吃名人这口饭的,我可以理解别人这么说,但我不同意这种说法。我有什么本事能够吃名人资源,他们为什么那么容易被我吃呢?所谓名人,意味着他在某种程度上有特殊才能,甚至可以说他们个个都是人精,他们的精力、时间都是非常吝啬的。我从来没觉得我靠他们,他们不是我爹,也不是我哥,凭什么让我靠,对吧?

  跟柳传志、马云这些人交往的时候,我并没有觉得我自己在仰望。我算是他们原来的一个媒体朋友,后来走入他们的圈子,他们在提携我。名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价值,节目里,马云一点评就是6个小时,柳传志在决赛点评之前,把12期节目全部看完了,那时12集还是视频素材,没有编辑,你觉得给多少钱他们会愿意干这件事?

  他们把我当朋友,我们互相帮助、支持,对待彼此都是真诚的。跟朋友交往,最重要的是从心底认可对方的价值。像他们这样的企业家,非常聪明,能读到你的后脑勺,透过你的一举一动猜到你的心思,我觉得我还是比较真诚的一个人。

  我们不用刻意约,见面的机会特别多,尤其是在各种经济论坛上。在达沃斯论坛的时候,我跟马云天天一起开会、吃饭,像哥们一样聊天、开玩笑。马云也会说,我这边有个阿里巴巴的网商大会,你能不能来给我主持一场?我说可以啊,自己买机票就过去了,什么都自己解决,不麻烦别人。

  他们是企业家,我是从媒体人转型到企业家的双重身份,总有一些可以互补的地方。至少在他们跟媒体打交道的时候,我能给出一些建议。商界名人只是我朋友圈的一部分,我还有很多其他朋友。而且,就算认识这么多商界大佬,企业家创业该过的坎儿,我还得自己过。

  离开央视创立优米网之前,我的心态是鼓励创业,这点从之前在央视播出的老版《赢在中国》也能看得出来,那时候励志色彩特别浓重,只要你有积极向上的心态,就可以创业,就会有一个很好的结果。现在自己创业了,我反而不这么觉得,热心创业的人实在太多,有时我甚至觉得热心、激情都太廉价。

  过去我看不到人与人之间天资的区别,但其实是有区别的,有些人悟性就是不行,人蠢万事笨,人家动一个小指头做的事情,他要肩扛着才行。当一个人天资不太行的情况下,特别努力想达到一个根本达不到的高度,我觉得真的很灾难。所谓成功学的灾难就在这里,它视所有人只要努力就可以,实际上不是这样的,有些人做一个差不多的事情就挺好,生活中有吃有穿,老婆孩子热炕头,这样的日子很好。

  撇开天资的问题不说,很多人被糊弄起来创业后,根本不知道接下去怎么做。这就是新《赢在中国》的意义,除了请来的参赛者都是明星企业家之外,里面每一个小项目都是在教你做事情的方法。参赛者分为两个团队,做事时团队有没有统一思想,有没有形成执行方案?我觉得这些都是很重要的。这档节目的平台从央视二套换到江苏卫视,我们对节目的结构做了非常大的调整,把观众群拉大到初中以上的水平,也就是要让刚读过初中的人也能看得懂输赢是怎么回事。

  《赢在中国碧水蓝天间》前后筹备了七八个月,拍摄的时候整整24天,两队参赛者都是企业的一把手,让他们关掉手机,什么事情也不干,就待在一起彼此竞赛,每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,只睡三四个小时,每个人的压力特别大。

  我的压力就更大了,因为会有参加者因为各种原因想退赛。如果是两小时的录制节目的话,选手退赛再找人顶上对我来说是分分钟的事,但24天的行程,突然有人退赛的话,不可能再找到一个人来补充。

  我现在都不想回顾这一幕,比如说有一场零点咨询集团总裁袁岳觉得比赛评判不准确,想要退赛,我在他的宿舍里跟他聊了两三个小时。你想,袁岳的知识范围是非常广的,他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毕业的,我也在那里受过两次培训,所以我们的知识体系能够对接。但那一场对话真的很辛苦,到了快凌晨的时候,他熬不住,我也熬不住了,最后袁岳说,聊得挺好的,那我们继续革命吧。

  话说回来,就算很辛苦,我还是非常喜欢和聪明、有智慧的人打交道,这是我的一个喜好,因为谈话会运行得非常流畅。和悟性不高的人谈话就很费劲,也很啰嗦。

  所以,我对优米网的定位是供应商业智慧,我们严禁教授来讲课,没有过实战经验的人说的东西对别人起不了指导作用。我们邀请讲课的唯一标准是,这事儿你自己干过吗?你干得还不错是吗?那你就来讲,哪怕你不善于演讲,说话结结巴巴也没有关系。

  我们国家刚改革开放这么短的时间,大家对商业智慧是没有认知、没有总结的。我觉得这恰恰是大有可为的地方,创业的人毕竟还是少数,更多的人是加入创业团队,在民营公司里面干活儿,这同样也需要职场智慧。

  我们的客户分为两类,第一类是职场人,尤其是职场的中高层管理人员,特别愿意提升自己,这些人比创业的人还多;第二类是想看看创业是怎么回事的人。付一点钱听商业大佬讲讲经验,这对他们来说是值得的。

  一开始的时候,没有人看好优米这个模式。他们说互联网是免费的,没有人会愿意付费,包括我们内部也有人反对。我说别胡扯,就给我把系统放上去,看看有没有客户。创业初期好在一个人独断专行,行动快,改革措施也快,用不着跟别人商量。

  付费系统开放后,第一天有个客户,过两天又有了两三个客户。那时候我们每天还敲锣打鼓呢,有一个客户他们就买一个锣,说居然还真有人买课件。系统上线几个月下来,居然有200多万元收入。没有一个客户是我叫来的,就算没有宣传,别人看了内容还是会觉得:你做的是生意,是对社会有价值的。

  到了今年,我们把产品线扩大,分为营销、职场硬技能、创业三条产品线,都有专人负责。我不需要再亲自去说服那些企业家来讲课,我的团队邀请别人已经没有什么难度,而且他们邀请的都是有实用技能的人,比如说淘宝开店开得特别棒的或者是PPT做得很好的。就拿黄太吉的老板赫畅来说,他也不是说多么牛,但他把煎饼果子店做起来了,方式很好,就可以来我们这儿讲课。

  大概是由于优米网和《赢在中国碧水蓝天间》,很多人把我当成创业导师,会把项目书发到我这儿让我看。我一般都直接回绝掉,第一我不是风投,第二我也不是某类行业专家,第三我还真没这样的时间。创业更多的是要靠自己试错,然后迅速总结出自己犯错的规律。

  你给别人的最佳建议是什么?

  我一般不给别人建议,就像我去问柳传志、马云,他们也从来不给我建议一样。越是牛人,越是谦逊。给我建议的都是自己不怎么样的人,试图修理我,想修理我的人最终都会被我反弹回去。

  怎么看2014年的中国经济?

  创业者不用太关心那么多复杂的事情,现在我只关注几个关键,比如说明年整个资金的松紧问题。我觉得2014年的整体经济形势不会太乐观,失业人口非常多,现金流还是比较紧张。

  从你的专业出发,如何看雾霾问题?

  我觉得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——天天呼吸着雾霾,喝水必须买瓶装水,空气需要净化器,这种日子挺糟糕的。个人的话,我能做的就是不浪费,从企业的角度能做的事情真是有限。像优米一个刚创业的企业,能够通过节目为大自然筹集这么多资金我觉得已经相当不错了,得自我表扬一下。

原标题:王利芬:我不是吃名人这口饭的



版权声明

凡来源为企迪网的内容,其版权均属北京企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。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企迪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
打赏支持

5
5
10
20
50
80
100
其它金额
任意赏:

参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

    最新文章

    关闭

    快来扫描二维码,参与话题讨论吧!

    意见反馈
    意见反馈
    企迪网公众号 企迪网公众号
    小程序-企迪网plus 小程序-企迪网plus
    返回顶部